温州某银行迎击花式“逃废债”获最高院支持

发布时间:2018-08-29 09:14    浏览量:1     评论0

编者按:金融已经浸润在个人、机构生活工作各个场景,其高效之功能令人深感便利,但其衍生而出的各类纠纷也令人倍感心累。本报今起推出《金融·看法》栏目,以温州本地的金融案例为主线,以“时效、深度、互动”为特色,携手知名律所解读案件背后的逻辑构成,希望能给读者带去借鉴、思考。

近日,上海一家机械公司的股权在“某宝拍卖”上经过143轮竞价尘埃落定,六千多万元的成交价对于债权人——温州某银行来说不啻于一场消化不良资产的及时雨,也给这场起于2014年的诉讼大战,在经历一审、二审、再审后画上了一个胜利的句号。

1454天以前,贷款出问题了

2014年5月8日,温州A公司将自己在上海B公司的65%股权转让给C投资公司。正常的转移当然没有问题,但事实上,那年A公司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作为温州某银行的授信客户,A公司为案外人向某银行提供连带责任保证,被担保的主债权超过七千万元,该主债权均已到期并经生效民事判决书确认。同时,A公司自身向某银行借款近两千万元于2014年11月28日到期,A公司未能偿还到期债务。

如果该股份转让合法,那么该银行将损失重要的还款来源,给他们的不良贷款添上一个天文数字。

没钱,银行尴尬的撤诉理由

根据《合同法》第74条之规定,“因债务人放弃其到期债权或者无偿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债务人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并且受让人知道该情形的,债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2014年12月30日,温州某银行将A公司和C投资公司同时列为被告,向温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债权人撤销权诉讼,要求撤销上述股权转让行为。

但刚过完2015年新年元旦没有多久,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却做出撤诉的裁定,原因令人尴尬,是温州某银行未缴诉讼费。“诉讼费用挺高,没钱打官司。”不愿具名的温州某银行人士说。法院的诉讼费加上律师费用要七、八十万元,再加上股权转移很难去证明是否恶意,这个诉讼的风险以及成本让银行考虑寻找他途。但最终发现A公司其他财产都已经抵押给别的银行,提出撤销股权转让是某银行唯一能做的挽回损失的办法。

重新起诉,遭遇股权再次转移

2015年2月15日,某银行重新向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立案材料,但对手也没有闲着。2015年2月16日C投资公司再次将从A公司受让的B公司股权转让给了D公司,这让案情更加复杂。“根据A公司与C投资公司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股权转让款为3250万元,而经法院调取的多个银行流水明细显示,C投资公司也确实于2015年1月汇给A公司3250万元。”作为银行的代理律师浙江联英律师事务所娄亦捷说。

而股权的第二次转让虽然仅仅只是一份协议,并未出现真实的资金转移。但是A公司却通过一个诉讼,让这个转移协议的效力在上海一家基层法院获得支持。“2015年4月16月,A公司起诉C公司转移股权给D公司的行为不合法,要求撤销,结果败诉了,这间接支持了转移的合法性。也增加我们要求撤销债务人行为的难度。”娄亦捷说。

反击,银行流水显示这是一出戏

“我们向法院申请了调查令,调阅银行流水发现,虽然C投资公司汇给A公司的款项金额总计3250万元,于当日或第二日通过多方流转回转C投资公司的金额总计超过2600万元。”娄亦捷认为,虽然数目没有完全对上,但他们还是向法院提出高度盖然性原则(对事物的认识达不到逻辑必然性条件时不得不采用的一种认识手段),这次股权转让就是一出戏,明显的恶意转移财产。

而C公司第二次转移股权也明显属于虚构的交易,因为B公司拥有的资产价值很高,数倍于银行债务,如此高的价值通过一纸协议草率转让而不需要资金真实交付,完全不符合常理。判决,一审二审再审均获法院支持

幸运的是,某银行的诉讼主张在一二审法院都获得胜诉。即便D公司提出再审,最高院也认定:“案涉B公司65%股权在转让方、受让方均非善意的情况下连续两次转让,最终对债权人某银行造成了损害,该两次转让应视为A公司在他人配合下故意减少责任财产的一个行为整体,一审法院判决予以撤销并无不当。而上海基层法院判决虽然对股权转让及转让款事实做出认定,但本案查明的转让款回转事实能够说明案涉65%B公司股权并非基于善意进行转让,该法院判决在本案中不再具有证明力。 贾钧寓

律师有话说

胜利果实如何变现

行使债权人撤销权,通常而言可撤销的债务人行为包括放弃权利、无偿处分和明显不合理的有偿处分三种情况。前两种实践中的认定争议较小,而面对精心设计过的有偿处分交易行为,如何确定“不合理”,成了司法审理中的难题。

联英金融团队通过代理多起典型“逃废债”案件总结经验并开发出“金融机构行使债权人撤销权”法律产品,可帮助银行提高清收不良债权的力度和效果,应对债务人“逃废债”行为。

在本案中,我们通过对数家银行、多个“白手套”公司的大量账户资金往来的梳理、甄别,制作了案件关系结构图、款项往来路径图、案件事实时间轴等可视化材料,将案件中各被告之间的虚假交易以更加直观、可视的方式呈现法庭,并提出“高度盖然性”证明标准在类似的债权人撤销权案件中应当被合理运用的观点,被一审、二审法院采纳,并写入了判决书中。

这个案件是胜诉了,但值得一提的是,债权人撤销权本身发挥的作用仅为恢复债务人的一般担保能力,不能帮助债权人直接获得债权清偿。如果这次股权拍卖流拍,债权如何更有效实现,依然值得大家思考与探索。

浙江联英律师事务所律师 娄亦捷

分享到:
分享按钮
文章来源 温州都市报  网络编辑:  
相关推荐: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Copyright © 2008 - 2009 wendu.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站客服热线:0577 - 88868886 订报发行热线:0577-85855678
温州都市报官方网站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  QQ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备案号:浙网信办〔2014〕27号 浙ICP备05006035号 浙BBS2009008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