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一方借债逾期,另一方要共同担责吗?广发银行、宁波银行这番操作为什么被判败诉

发布时间:2018-10-10 08:32    浏览量:0     评论0

编者按:金融已经浸润在个人、机构生活工作各个场景,其高效之功能令人深感便利,但其衍生而出的各类纠纷也令人倍感心累。本报今起推出《金融·看法》栏目,以温州本地的金融案例为主线,以“时效、深度、互动”为特色,携手知名律所解读案件背后的逻辑构成,希望能给读者带去借鉴、思考。

 

金融看法

夫妻一方向银行借债逾期,另一方要共担责任吗?近日,记者了解的两起诉讼显示,法院判决并没有朝着两家银行的要债逻辑发展,反而判银行败诉,债务仍由借款人单独偿还。夫妻共同债务显然不是“糊涂账”,银行不能任性让双方共同承担。

08B20181010C

行长借钱逾期,银行起诉夫妻共同还债

结果:一审胜二审败

市民甘某事业有成,在一家银行支行担任行长。上世纪90年代与吴某结婚。

2016年1月27日,甘某向广发银行提交《自信卡(自信一贷)申请表》,广发银行审核通过后,向甘某提供授信额度28万元。双方签署协议,广发银行依据《个人信用贷款核准通知书(额度)》约定于2016年2月3日、11月11日、2017年1月17日、3月9日分别向甘某发放借款28万元、6.4万元、1.85万元、1.91万元,借款期限均为36个月。但甘某在借款期间仅偿付部分借款本息,截至2017年10月16日尚欠广发银行借款本金279914.63元、利息10638.54元、罚息1819.55元、利息的复利279.8元。2017年5月16日,广发银行温州分行诉诸法院,要求甘某、吴某偿还相应借款的本金、利息等。

要提一下的是,甘某与吴某在于2016年12月登记离婚。尽管如此,一审法院认为甘某、吴某虽已办理离婚手续,但涉案借款发生两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吴某未能举证证明该借款系甘某的个人债务,故应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吴某应对涉案欠款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对此,吴某不服,上诉至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她认为原审认定涉案借款系夫妻共同债务错误。涉案借款她毫不知情,甘某在银行担任行长职务,并无经商,而她自己在行政机关工作,甘某和她的收入足以维持家庭生活,无需举债。涉案借款并非用于家庭生活,不属于甘某和她的夫妻共同债务。甘某和她在2016年12月14日协议离婚,发生在2017年的借款不属于婚姻存续期间的债务。同时,她还认为广发银行违规放贷,她无需承担还款责任。广发银行在放贷之前,应当对贷款的用途进行调查、向她了解具体情况。但在本案中,广发银行并未做上述工作,致使贷款无法收回,其责任应由广发银行自行承担,她无需承担还款责任。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吴某是否应对涉案债务承担共同还款责任的问题。首先,吴某对涉案债务并未作出共同借款的意思表示,涉案《自信卡(自信一贷)申请表》、《个人信用贷款核准通知书(额度)》均是甘某以个人名义所签,广发银行也认可办理涉案贷款手续时并未联系贷款人配偶要求签字。其次,广发银行向甘某提供授信额度28万元,虽发生在甘某与吴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但该金额已经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广发银行既未举证证明该借款用于甘某与吴某的家庭日常生活,也未证明该借款系甘某与吴某共同生产经营所需。广发银行作为正规金融机构明知借款合同的成立仅约束签订借款合同各方当事人,对他人没有约束力。即使广发银行认为本案是甘某、吴某夫妻共同向其借款,应当要求夫妻共同签字共同担责,现借款合同中仅有甘某个人签字,应视为甘某个人债务。广发银行要求吴某对甘某所负的广发银行借款债务承担共同还款责任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所以吴某的上诉请求成立,予以支持。

timg

网络图片

夫妻共同签署,银行要求共同还债也碰壁

结果:一审败二审再败

2012年6月11日,潘某与尤某两夫妻共同签署《个人贷款面谈记录》,第二天又共同签署《宁波银行个人信用授信申请书》。同日,潘某为了使尤某能够获得高额信贷向宁波银行温州分行出具了其所在公司的《个人收入证明》。另外,尤某自2012年7月取得最高额贷款额度以来,多次将贷款转至潘某担任股东的某公司。之所以被宁波银行温州分行起诉,是因为尤某于2016年8月24日提取贷款20万元后,仅正常支付利息至2017年4月20日,并于2017年3月31日归还本金660.61元,再无其他还款记录。为此宁波银行温州分行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尤某、潘某共同归还贷款本金及期内利息、逾期利息、期内利息复利。

其中一个插曲是,2016年4月25日,潘某向鹿城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并于当年6月16日被驳回。后潘某于2017年2月16日再次提起离婚诉讼,诉讼过程中潘某撤回了起诉,并于2017年4月13日在鹿城区民政局与尤某办理了离婚手续。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借款发生于尤某、潘某离婚诉讼期间,且尤某、潘某现已离婚,可见双方不具有共同举债的意思表示。宁波银行温州分行没有证据证明涉案借款已得到潘某的同意,也没有证据证明潘某存在实际使用借款,或者从借款中获得实际利益,故应认定为尤某的个人债务,由尤某个人偿还。

宁波银行温州分行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理由有三点,一是潘某已明确知晓并同意尤某贷款;二是尤某、潘某具有共同举债的意思表示;三是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宁波银行温州分行追究潘某共同还款责任是基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规定,本案借款发生在尤某、潘某婚姻存续期间,潘某无法证明其没有实际用款,本案借款由尤某、潘某共同偿还。

二审法院认为:尤某在2012年6月向宁波银行温州分行申请白领通授信时潘某知悉并予同意,不能据此判定潘某对2016年发生的借款具有借贷合意;尤某于2016年8月提取贷款时潘某已向原审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原审据此判定潘某不具有共同举债的意思表示并无不当。宁波银行温州分行也未举证证明潘某从借款中获得实际利益,现其上诉主张潘某应共同承担清偿责任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温都记者 郑俊杰

律师有话说

新《解释》让夫妻共同债务不再是“糊涂账”

自2004年4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生效,人民法院根据该司法解释第24条判令未具名配偶连带承担举债一方的债务顺理成章,至于举债一方的债务是否用于家庭共同生活或共同投资,法院不再关注,致使出现非具名配偶连带承担举债方的虚假债务、非法债务等诸多极端案例,就像甘某瞒着另一方举债,仍被直接认定为共同债务。

针对上述情况,最高院于2018年1月出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 》(下简称《 解释》),作为对上述司法解释第24条的补充,其最大的功能在于对于非具名配偶起到了保护作用。同时,增加了债权人和举债配偶的举证责任。故吴某的上诉得到了支持,而尤某的案件符合解释的基本规则,虽银行上诉,仍旧保障了潘某的权益。

从警示的角度看,对于举债一方的配偶来说,一旦与配偶共同签署借款协议或追认配偶的债务,将面临承担连带还款的法律责任,除非有证据证明被欺诈、胁迫、显失公平等法定情形而撤销了本人的借款协议。故对举债一方的配偶来说,是否用于家庭生活,如果超出生活所需而举债,应当了解借款用途,如非所需,务必事前不签字,事后不追认,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至于如何界定“家庭日常生活需要”,可参考国家统计局有关口径:我国城镇居民八大类家庭消费包括食品、衣着、家庭设备用品及维修服务、医疗保健、交通通信、文娱教育及服务、居住、其他商品和服务。若举债用于上述八大类家庭消费,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北京炜衡(温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荣强 金克明

分享到:
分享按钮
文章来源 温州都市报  网络编辑:  
相关推荐: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Copyright © 2008 - 2009 wendu.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站客服热线:0577 - 88868886 订报发行热线:0577-85855678
温州都市报官方网站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  QQ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备案号:浙网信办〔2014〕27号 浙ICP备05006035号 浙BBS2009008
 
报料 @温都 QQ客服